刷臉支付熄火:巨頭的深謀遠慮,為何只留下遍地炮灰?

摘要

持續脫媒的刷臉支付,為什么沒有替代二維碼支付「大一統」?

過去一年多以來,越來越多支付寶和微信的刷臉支付設備出現在商場超市和便利店里。但從今年一月疫情爆發開始,由于疫情讓線下商超的營業額蒙受巨大影響,刷臉支付終端的交易呈斷崖式下跌,這個曾被期許為「支付領域的第三次革命」的技術,突然踩下來急剎車。

巨頭之下,盤踞著大量的刷臉支付服務商和代理商。他們相信巨頭開放的行業生態,讓他們互利互惠,但不少代理商鋪出去的設備,拿不到補貼和返款,顆粒無收的局面持續了大半年。

只有真正的服務商,才能賺到錢,但他們需要搭建技術、渠道、售后等團隊。準入門檻相對較高。

如果想成為一家服務商,需要有一套自研的服務系統軟件和針對商戶的收銀系統,才能有資格申請服務商的名額,才有權成為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的行業合作伙伴,也有資格在終端設備上接入刷臉模塊,并享有官方給予的政策返利,利潤相對可觀。

而聲稱自己是支付寶和微信代理商的,其實是服務商們的「客戶」。他們向服務商繳納一定的代理費,使用服務商現有的軟件服務系統。唯一的獲利方式,就是向市場推廣支付寶「蜻蜓」和微信「青蛙」等刷臉支付終端,賺取分潤。

實際上,從去年 12 月開始,陸續有代理商逃離戰場。「受疫情影響,這段時間退出的人更多了,」在一些刷臉支付交流群里,知臉科技 CEO 陳貝齊看到很多代理商都在七折拋售設備。可即便如此,詢問者也寥寥無幾。另據相關人士透露,目前至少有五成代理商已經退出,三成轉型,兩成在觀望。

「我們這個行業本來就很混亂,有些代理商靠殺低價野蠻入場,然后讓其他人都沒錢可掙。但最終活下來的公司,一定是贏在規模和業務上的服務商,」觸角科技創始人謝海潤如是說。


商超是一步錯棋

刷臉支付的獨特性在于,「持續脫媒」讓支付效率得到提升。對于用戶來說,付款時不用再掏手機、錢包、銀行卡,無接觸是其便捷的體現。

人臉識別最先是通過 iPhone X 的 Face ID 向用戶逐步普及的。隨后,刷臉代替了指紋,變成了手機標配。艾媒咨詢曾預計,中國刷臉支付用戶規模在 2019 年會達到 1.18 億人,這一數字在 2022 年預計將突破 7. 6 億。其中,超市、便利店和商場購物這兩大場景的用戶占比分別為 40.2% 和 36.8%。自販機場景緊隨其后,為 27.6%。

然而,刷臉支付的真實體驗并不理想。相較于線上場景的刷臉消費,線下場景不僅復雜,而且相當考驗技術和產品實力。比如在線上,系統只需判斷用戶面部特征是否一致。而在線下場景,終端設備一機多用,系統算法需要在人臉庫中逐一比對,來判定支付人的真實身份。

受制于人臉識別技術的瓶頸,現有技術還無法僅憑對人臉的圖像識別,精準地判定用戶 ID。一套線下刷臉支付的完整過程,目前大多需要「人臉識別+手機輔助驗證」。一旦忽略必要的信息驗證,其準確度和安全性無法滿足商用要求。因此,刷臉支付屆時能否取代掃碼支付成為移動支付的新主流,這一問號越來越大。

業內有一個關于刷臉支付「1:N」的公式。N 代表用戶規模,1 對應的是用戶 ID。在一定安全范圍內,N 的數值越大,就表示人臉識別技術的精準度越高,技術挑戰也更大。王淞告訴極客公園:「初創公司做到 1:10000 的精度已經很不容易了,蘋果 3D 人臉識別百萬級的水平是行業標桿,但它的實測準確率肯定也要比理論數字低。」

目前,支付寶的用戶超過了 10 億,微信支付的綁卡用戶超過了 8 億。試想,「如果只憑刷臉,免輸手機號,一比幾個億的安全系數,根本做不到。」在王淞看來,國內企業把金融支付的安全性能做到 1:10 萬級就已經很不錯了。這意味著機器可以從 10 萬名用戶中,單憑刷臉準確地定位到某一用戶的 ID。「如果通過輸手機號的后 4 位做輔助,再從相同號碼的 1 萬人里面識別人臉,這樣 10 萬乘 1 萬就是十個億的用戶服務規模。」

         出于對人臉識別的準確性和安全性考慮,手機輔助驗證這一步還不能省去|視覺中國

技術掣肘,勢必會影響刷臉支付的用戶體驗。王淞認為,刷臉支付瞄向商超場景,基本可以斷定是一個錯誤的方向,不僅教育市場的成本高,用戶習慣也需要長時間培養。總體來說,刷臉支付終端在這個場景的試水不是很成功。其主要原因在于現有技術不像刷卡到二維碼那樣,給用戶體驗帶來指數型提高。

「特別是受疫情影響,你說你是掏手機掃碼更安全,還是點一個很多人摸的屏輸號碼,摘口罩識別安全?我寧可掏出手機,相當于一個掏錢包的支付行為,或者用 NFC 支付,手機碰一下都不用掃碼了,小額免密,支付的便捷程度遠遠超過刷臉,」王淞展開進行了對比。

在這種情況下,刷臉支付終端的市場生存空間進一步收窄。「小的商超貼上二維碼,或者拿掃碼槍一掃已經可以滿足需求了。刷臉設備對他的結算效率沒那么大的提升,還占地方。雖然大家基本習慣了無現金消費,但哪怕不支付也不會不帶手機,所以刷臉支付沒有任何優勢。」

雖然支付寶發布刷臉支付終端「蜻蜓」二代時,曾把烘焙連鎖品牌「味多美」作為標桿客戶案例,并表示自從接入蜻蜓之后,顧客排隊等待的時間縮減了 50%,每一臺蜻蜓蜻蜓設備相當于有 1.5 名收銀員為顧客服務。但央視新聞曾經采訪了一些商戶,他們普遍表示刷臉支付終端在門店的使用率并不高。消費者的顧慮在于,覺得這樣的支付行為既麻煩又不安全。

也有業內人士力挺支付寶的刷臉支付,直言其刷臉支付技術比微信支付領先一年,并強調刷臉支付不能被「一棒打死」。觸角科技創始人謝海潤告訴極客公園,「蜻蜓」目前可通過大數據安全,優化刷臉支付的體驗。例如用戶經常在某個店里消費,客流量相對穩定,算法可以讓用戶免輸手機號,而微信的「青蛙」則無法跳過手機輔助驗證這一步。


刷臉支付的正確打開方式

盡管目前刷臉支付在商超場景的應用遇到阻礙,但是王淞倒沒有那么悲觀。他否定了現階段的刷臉支付完全無法商用的觀點,「不然支付寶也不會大力推廣」。哪怕輸入手機號的步驟不能減少,在某種程度上也能為用戶帶來便利性。「關鍵是這種便捷性,看你用在什么場景。」

和商超場景不同,據他掌握的用戶數據來看,無人零售終端只要支持刷臉支付,這臺機器 80% 的訂單都是通過刷臉付款,其余 20% 的人選擇掃碼。因此,他比較看好刷臉支付在無人零售終端的落地。

王淞認為,如果刷臉支付有機會成為智能貨柜和自販機設備的標配,其或將率先在辦公場景打開市場。他分析,當自販機具備刷臉功能的時候,大部分員工會更愿意通過刷臉去購買,第一是人貨距離近,購物時間短,可以不用帶手機。而且公司人數有限,沒有排隊和被催促的壓力。因此,這種新支付的體驗更適合在辦公場景中培養起來。

或許是看到了這一點,支付寶通過投資智能貨柜品牌「友寶」提早做布局和滲透。據了解,在支付寶投資以前,友寶主要經營傳統的自販柜設備。從去年開始,友寶鋪設了幾萬臺帶刷臉支付的設備,刷臉模塊由支付寶提供,貨柜上的支付寶標識十分顯著。 

新支付技術與設備的結合,在某種程度上,對行業內部起到了信心提振的效果。「畢竟在 2018 年底大家對無人零售,對智能貨柜普遍看衰。從數據來看,刷臉支付能夠提升傳統自販機的消費頻次。當消費者體驗到其便捷性并逐漸接受這一新事物時,他就會持續的去使用刷臉支付。「這也是為什么支付寶會投很多無人零售終端的柜子,讓友寶作為運營商去推刷臉支付,因為這個場景的結合會比商超的場景更有意義,綁定會更深入一些。」 

據他了解,自販機廠商目前十分愿意去擁抱這種新的支付方式,「因為對他們來說這相當于是一個入口,就像現在,如果自販機還停留在傳統投幣的規則,根本就運營不下去,如果你不能支付寶掃碼來支付的話。未來可能甚至有可能這個貨柜不支持刷臉的話可能你也賣不出去,因為大家已經習慣了去刷臉,就不帶手機了。」

王淞目前判斷,零售終端會幫助行業向下滲透。當用戶習慣在智能貨柜用刷臉支付的時候,他們就會逐漸接受商超場景下的刷臉支付。

對于兩家巨頭來說,「誰把線下零售終端的市場搶占了,誰就基本上宣告成功了。因為支付寶跟微信的刷臉的操作形式還是不一樣的。」從這個角度來講,支付寶通過對貨柜的搶先布局,贏得這場戰疫的勝算最高。


比技術更重要的是金融體系

今天在談的刷臉支付,它或許或許不一定要像掃碼支付那樣「大一統」。如果把支付納入零售的環節之一,今天的零售其實更細分,也更垂直。作為技術的推動下,未來的支付變革大概率是在細分場景中逐一落地。正如 NFC 之于地鐵購票充值,刷臉支付之于自販柜,只要拿下這些陣地,就是一種行業變革。

無論是二維碼支付、NFC 支付,還是現在的刷臉支付,線下場景可選擇的支付方式多種多樣,但電子支付的變革不只在于前端支付技術的成熟度,更取決于金融體系是否予以支持和推動。2016 年,支付清算協會向支付機構下發《條碼支付業務規范》,官方首次承認掃碼支付的市場地位。

顯而易見的是,二維碼技術門檻和投入成本遠比 NFC 和刷臉支付都要低。「如此普惠的技術,之所以在國外沒發展起來,不是搞不定技術,而是缺乏像中國金融體系一樣的創新,」王淞表示,倘若中國金融體系當年沒有開這道口子,支付寶和微信即便再投入也很難成功。

所以,不管是 NFC 還是刷臉支付,抑或是掃碼支付,這些全部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背后的這套支付體系。對于行業來說,二維碼已經奪取了支付革命的勝利果實,今天的其他支付技術,還不足以稱之為新變革。「無非是為用戶提供了多種選擇,哪個支付方便就用哪個。」所以王淞認為,刷臉支付、NFC 和掃碼是并列關系,而非取代關系。總之,「前端的支付的區別,不足以帶來顛覆性改變。」現在硬要把刷臉提升到革命性支付手段,還需用事實說話。 

         一番大力推廣后,刷臉支付沒有因「便捷性」的優勢,給各路玩家帶來商業機遇|視覺中國

而支付寶和微信之所以大力去推,還是為了爭奪下一個「入口級」的應用。「他們可以接受刷臉支付的不成功,但他們不能接受戰略輕視帶來的嚴重后果。」 正如 2015 年紅包大戰之前,支付寶一直是該領域的先行者和領軍者。之所以敢于撬動支付寶的根基,是因為騰訊篤定,支付寶不可能永遠絕對正確。出現任何的差池,都是給對手取而代之的機會。

和微信一樣,支付寶也不能犯這種錯誤。不光是刷臉支付,NFC 也是「入口級項目」。王淞打賭下一個戰場就是 NFC,兩家巨頭一定在未來繼續亮劍。然后刷臉支付有可能「死在這兒」,或者說在某些場景下的適用,但它絕非是一個普適性的支付方式。「比方說在自販機上刷臉好使,但商超就不好使。有可能自販機未來刷臉開通了一個線下的場景,垂直場景下它好使,然后 NFC 是另外一個場景,巨頭可能都會去拼。」 

至于能不能成,巨頭根本不會考慮這些問題。「反正我肯定是投入了,哪怕死了我也投了,沒關系,它可以浪費這個錢,但他們決不允許自己掉隊。」

責任編輯:宋德勝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本文首發于極客公園,轉載請聯系極客君微信geekparker 或 [email protected]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炸金花来牌的顺口溜 德甲最新消息 短线的股票 北京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买100块平特一肖怎么算 彩票带赚团队 叶檀论股市分析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玩法 炒股软件排名 长沙麻将1拖2算法 捕鱼大亨棋牌99 美股指数组成 江西多乐彩11选5前3直选图 股票k线图怎么看图 湖南幸运赛车开桨结果 股市最新行情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