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要和 ARM 在 WWDC 舉辦「婚禮」,定義下一個 10 年

摘要

從 x86 到 ARM,暗藏的是蘋果全終端生態一體的野心。

就在 ARM 中國上演宮斗大戲時,另一條關于 ARM 的動態更值得關注。

近日,據彭博社 Mark Gurman 披露,蘋果或將在 6 月 22 日舉行 2020 年開發者大會 WWDC 上,宣布 Mac 所有產品線,包括昂貴的臺式機從英特爾轉為 ARM 架構。此外,本次活動還有一個命名為 Kalamata 代號的調整計劃,以方便外部開發者在一定時間軸內進行軟件優化調整。

現在看來,不管是蘋果宣布從英特爾向 ARM 架構過渡,還是正式發布基于 ARM 的 Mac,再或者 2021 年方正式推出基于 12 核 5nmARM 處理器的 Mac。蘋果「拋棄」英特爾,擁抱 ARM 架構或「木已成舟」,只待 11 天后,WWDC 大會上正式揭曉。

回顧近幾十年以來,蘋果 Mac 產品線與處理器體系結構的「糾纏史」,一直有跡可循。此次,蘋果歷史性轉向 ARM 無疑也是一場硬仗,對蘋果供應鏈,以及蘋果自身生態、硬件產品的橫向打通、融合系統將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十年一個輪回,蘋果硬件躍遷史

在喬布斯看來,蘋果歷史上經歷了三大歷史轉變,第一次,1994 年至 1996 年,從 Motorola 68K 到 PowerPC;第二次,2001 年至 2003 年,從 OS 9 到 OS X 過渡;第三次,2005 年至 2007 年,從 PowerPC 到英特爾過渡。兩次硬件架構轉變,一次操作系統的重磅升級。

但蘋果架構演進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

上個世紀 70 年代中期,搭載 MOS Technology 處理器的蘋果第一代、第二代「古董」計算機正式面世。此后,蘋果還陸續采用過 SynerTek 6502A、Western Design Center 65SC816 處理器。1983 年,蘋果轉向 Motorola 摩托羅拉,先后在 Lisa、Macintosh 等機型中采用 Motorola 68K 系列處理器。

1992 年,受 IBM 與 Motorola 合作影響,蘋果再次轉向 IBM 架構。1994 年后,蘋果先后在多款電腦中采用 PowerPC 處理器,拉開了蘋果與 IBM 長達十余年的緊密合作。轉眼間,到了 Wintel 聯盟黃金時代,也是離大眾最近的周期。2005 年 WWDC,喬布斯宣布蘋果與英特爾達成合作,于 2006 年 1 月,推出基于英特爾的 Mac。目前絕大部分消費者使用的 Mac 也均采用的是英特爾處理器。

但 2020 年,這一「和諧」關系,或將再度被打破。

早在 2018 年 4 月,彭博社 Mark Gurman 就透露過蘋果 Mac 架構的可能動向,即放棄英特爾采用自研芯片。最早更可追溯到 2012 年,受限于架構過渡的復雜性,這一消息一直未得到明確反饋,也沒有引起更多大的波瀾。

其實,蘋果 Mac 產品線架構不斷轉向,是一種再正常不過的商業行為。其原因無外乎市場環境變化,合作伙伴發展滯后,或雙方產品規劃、戰略路線不符,以及蘋果自身產品戰略規劃發生轉變等幾點。

恰如,喬布斯在 WWDC 2005 所言,「展望未來,我們一直設想為用戶打造出出色的產品,但是,我們不知道如何沿著 PowerPC 的路線圖去構建他們。」更重要的一點是,喬布斯看到了 PowerPC 與英特爾在性能、功耗上的差距,后者的性能遠遠高于前者。

此次,蘋果轉向 ARM 同樣跟功耗有一定關系。彭博社報道,知情人士透露,蘋果內部對基于 ARM 芯片進行的測試顯示,相較于英特爾版本,在能效上有更大的改進,尤其是圖像性能和 AI 應用程序方面,這意味著未來 Mac 將會更加輕薄。

同時,英特爾年度芯片性能增長放緩后,蘋果工程師也擔憂如蘋果堅持沿著英特爾路線圖開發 Mac,或將延遲,甚至破壞未來 Mac 的產品線。

而提及蘋果 Mac 產品線,不得不提及蘋果的硬件生態中的主力蘋果手機 iPhone。

近年,iPhone 圍繞 ARM 對 A 系列芯片進行了大量的開發工作,A13 Bionic 在性能上處于業界領先位置,且蘋果 iPad 也搭載 A 系列處理器。據悉,2018 年,蘋果就開發了基于當年 iPad Pro A12X 處理器的 Mac 原型芯片。而本次蘋果開發的三款 Mac 處理器,則全部基于 A14 芯片。

沒有理由不相信,蘋果從英特爾遷移至 ARM 不是一場蓄謀已久的轉向。也需要看到,蘋果擁抱 ARM 將對蘋果自身生態的影響。即從基層硬件打通了 Mac 與 iPhone、iPad 在內的不同終端。

在此之前,蘋果曾多次嘗試在不同硬件之間打通軟件系統。2019 年,蘋果 Mac 更新 Mac Catalyst 功能,旨在 iPad 跨平臺運行、移植至 Mac,但開發者的使用體驗不佳,用戶界面頻頻出錯,導致 Mac Catalyst 進展并不順利。此外,在應用商店方面,iOS 與 Mac 也是割裂的。有理由相信,從底層硬件打通不同終端后,蘋果未來或加速軟件融合的進程。

除蘋果自身,此次轉向對供應鏈上下游,蘋果開發者的影響也不能忽視。

大象翻身,開發者如何應對

對于 ARM 的利好顯而易見,對英特爾的影響則從兩個維度可以看出。

一方面是,蘋果 PC 的市場份額;另一方面則是,蘋果在 PC 高端市場的風向標地位。彭博社指出,鑒于蘋果 10% 的 PC 市場份額,對英特爾總體銷量影響有限,但蘋果 PC 領導者的帶動下,或牽引微軟、三星、聯想等在內的 PC 廠商也轉向 ARM。

不僅如此,在芯片制造方面,英特爾面臨的情況也更加嚴峻。英特爾一直主導著芯片制造領域,隨著臺積電先進工藝的不斷升級,為英特爾競爭對手高通、AMD 生產處理器,正打破英特爾 30 多年以來構建起的舒適區。

當然,牽扯的不僅僅是英特爾。轉向 ARM,對蘋果而言也是一項巨大的挑戰,轉向不能發生在一夜之間,而是未來幾年持續性的過渡。畢竟,僅有硬件的轉向是不遠遠不夠的,還需要軟件的適配升級。

換言之,從英特爾到 ARM,蘋果的軟件和第三方軟件如何在新的硬件體系結構上運營是一個難點。軟件兼容問題一直是基于 ARM 的 Windows 電腦的痛點,同樣,Mac 的挑戰也在于軟硬件的兼容問題。

Twitter 博主 Steven Sinofsky 連發 28 條信息,探討從 PowerPC 到 x86,與 x86 到 ARM 架構的難度異同,以及對蘋果開發者生態的影響。

Steven Sinofsky 認為創新不止包括硬件,還包括操作系統、API、整體應用程序模型的變革。從 PowerPC 到 x86 并不是平滑過渡的,開發者開發 x86 最大要求不是更改指令集,而是應用程序從 Carbon 轉移到 Cocoa,大型應用程序需要耗費很長時間。

而從 x86 到 ARM,也面臨應用程序遷移的問題。Office、Photoshop 等大型應用程序,遷移到 iOS 、iPad OS 將耗費數年時間。單就經濟成本來講,ISV 從中獲益很少,沒有太多動力改變現狀,除非市場導向發生變化。

不過,也有分析認為,從 x86 到 ARM 的過渡不會像,macOS 10.15 Catalina 終結 32 位軟件應用程序到 64 位過渡那么艱難。可以預見,x86 到 ARM 過渡時間不會持續過久,也不會迅速結束。

無疑,從英特爾到 ARM 將成為蘋果第四次歷史轉變。但能否像前幾次一樣定義蘋果下一個二十年,只有時間能解答。


責任編輯:靖宇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本文首發于極客公園,轉載請聯系極客君微信geekparker 或 [email protected]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炸金花来牌的顺口溜 平码一肖怎么赔与算的 微信上下分捕鱼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 杠杆炒股有哪些推荐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app 49码出特规律100%精准 熊猫四川麻将*神器 摇钱树捕鱼游戏下载 股票指数排名 互联网暴利项目资讯 股票板块代码一览表 多乐棋牌游戏? 股市风险评估 闲聊闲来江西麻将 目前能赚钱的网络游 恒利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