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 被盯上原來是扎克伯格背后搞的鬼?

摘要

所謂包裹在「愛國主義」下的慷慨之詞,恐怕只不過是他作為商人,為自己逐利的目標打的一個幌子罷了。

TikTok 和美國政府的對峙還在進行中。

8 月 23 日,在特朗普連續頒發行政令封殺 TikTok 后,字節跳動已經發布聲明,會在今天,也就是 8 月 25 日正式起訴特朗普政府。

盡管一些業內人士分析,與美國政府的談判大局已定,字節跳動目前動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法律武器維護自身權益,某種程度上是為了防止 TikTok 被迫廉價出售。

而訴訟是一場持久戰,對 TikTok 而言,這可能是一個以小博大無法扭轉局面的動作。做出這個選擇更大的意義在于,自身立場和態度的伸張,可以說是 TikTok 的奮力一搏。

只不過拋開這些形式上的紛爭,TikTok 到底是因為什么原因被白宮盯上的?是不是有幕后推手?之前其實鮮有信息被披露出來。

然而 8 月 23 日《華爾街日報》一篇題為 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Stoked Washington's Fears About TikTok 的文章似乎打開了坊間八卦的匣子,側面為 TikTok 被禁事件還原了一些真實的面貌。


臺前惋惜,背后捅刀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特朗普政府之所以盯上了 TikTok,離不開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四處游說的「功勞」。

去年秋天,扎克伯特在華盛頓發表了一次關于言論自由的演講。這次行程其實另有安排,小扎同時還向白宮釋放了這樣的信號:一些來自中國的科技公司,特別是目前在美國很流行的短視頻分享 App——TikTok,對美國社會和安全已經產生了威脅。

面對喬治城大學的學生,小扎是這樣評價 TikTok,這個日益壯大的 Facebook 對手的:TikTok 并不像 Facebook 一樣承諾對用戶言論自由的保護,它對美國價值觀以及科技至上認知的維系產生了風險。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 2019 年十月在華盛頓喬治城大學發表演講 | Georgetown University

有線人透露稱,扎克伯格這次華盛頓之行會見了許多白宮官員和法律制定者,而數周前他也提前到訪華盛頓,向所有人傳達了「TikTok 威脅論」的信息。

在十月底白宮行的私人晚宴上,扎克伯格向特朗普重申了這樣的觀點。他認為崛起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對美國商業造成了威脅,它們比 Facebook 的問題更嚴重,更值得謹慎對待。

更有親身參與了這些會議的線人表示,扎克伯格和幾位議員專門討論了 TikTok 的問題。十月末,九月初已經和小扎見過面的共和黨議員 Tom Cotton 和民主黨議員 Chuck Schumer 致信國家情報官員,要求對 TikTok 發起調查。很快,特朗普政府就對 TikTok 開始了一項以「國家安全」為由的審查。今年春季,特朗普開始威脅要全面禁止 TikTok。本月初,特朗普簽署總統行政令,要求 TikTok 的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將其從 TikTok 的美國業務運營中完全剝離。

除了 Facebook,其他科技公司幾乎不會受到 TikTok 崛起后產生的影響,所以小扎很有「先見」地做出了行動,不斷給白宮吹枕邊風,不斷強化 TikTok 以及字節跳動存在的威脅論。

除了扎克伯格個人「張牙舞爪」似的努力外,Facebook 還成立了一個叫做 American Edge 的游說組織,通過廣告的形式美化美國科技公司對美國經濟、國家安全以及文化影響所產生的助推作用。據美國政治響應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給出的數據,2020 年上半年,Facebook 在政府游說上的成本支出遠超其他科技公司。對比來看,2018 年,Facebook 在所有公司中只排到第八位。

Facebook 2020 年上半年在游說上花費的成本幾乎達到了 1020 萬美金,而 2019 年全年游說支出為 1671 萬美金

不過只通過這些線人的信息,其實很難判定扎克伯格對特朗普政府最終對 TikTok 做出的一系列動作到底產生了何種程度的影響。共和黨議員 Tom Cotton 的發言人表示,不對議員之前參加的會議做出評論。

當然白宮的回復就更官方了。針對小扎和特朗普的私人晚宴,一位白宮發言人表示「特朗普政府致力于保護所有美國人民,避免其遭受來自網絡、關鍵基礎設施、公共衛生和安全、經濟以及國家安全方面的威脅。」

至于扎克伯格個人,Facebook 發言人 Andy Stone 稱「扎克伯格本人并不記得在晚宴上有討論過任何關于 TikTok 的話題。」他同時指出,扎克伯格在華盛頓發表的針對 TikTok 的言論,是希望通過強調 Facebook 對美國如今科技卓越地位成就的重要性,淡化其在反壟斷以及監管方面的威脅作用。

在 Andy Stone 書面回復華爾街日報的信件中,他表示「我們對中國的態度一直很明確:我們必須要與之競爭。隨著中國公司及其影響力的劇增,他們的價值觀可能會對全球互聯網世界造成影響,也會對美國社會的價值觀形成沖擊。」

而據 Buzzfeed News 報道稱,在本月的一次員工會議上,扎克伯格認為特朗普總統發布的行政令「不受歡迎」,因為它產生的全球性負面作用可能會讓 Facebook 的短期努力失衡。

當有員工問起 Facebook 是否有意競購 TikTok 時,他表示拒絕對公司的商業決策發表評論。除此之外,他還表示對 TikTok 遭受特朗普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掉表示同情。

不過 Facebook「背后使陰招」的做法已經激怒了 TikTok。上個月,TikTok CEO Kevin Mayer 公開指責 Facebook 試圖通過不公平的手段贏得競爭。

在官方一篇博文中,Mayer 指出,「在 TikTok,我們歡迎競爭。但我希望大家能把精力放在為用戶提供優質服務這樣的事情上,通過公平且公開的方式。而不是像我們的競爭對手,Facebook,使用惡意攻擊的方式,把自己的行為包裝成愛國主義,目的是讓 TikTok 從美國市場消失。」

只能說,這一系列「騷操作」讓扎克伯格之前苦心營造的「說中文、會包餃子」的「中國友好派」形象完全坍塌。

扎克伯格曾經多次公開到訪中國,將自己包裝成親華派的科技公司大佬 | 人民日報

2010 年,小扎公開表示自己計劃學普通話,而在 2009 年被禁掉之后,他數次公開到訪中國,那時候據說 Facebook 在尋求回到中國市場的各種可能性。這些動作讓扎克伯格在中國的知名度迅速攀升,圈粉無數,被中國網友戲稱「中國女婿」。

但他的人設隨著 7 月底國會的反壟斷聽證開始崩掉。

在其他幾位大佬(庫克、貝索斯、皮查)表示不認為中國公司存在偷盜美國技術的行為,他像個「傻白甜」一樣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我有證據可以表明中國政府從美國公司竊取技術。

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沈逸在接受《環球時報》采訪時表示,扎克伯格是一個純粹的商人,之前費盡心思表現出各種親華舉動,都是希望從中國獲得市場利益。但一番努力之后,并沒有如愿以償。所以,目前他對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否認,也是出于自身市場利益的需要。

只能說,小扎的演技十足的高。「臺前惋惜,背后捅刀」這種戲碼對他來說十分嫻熟。

7 月 28 日,谷歌、亞馬遜、蘋果、Facebook 四家科技公司 CEO 在線上接受美國國會反壟斷聽證 | CNET


扎克伯格:為了利益,可以「不折手段」

TikTok 的表現顯然讓扎克伯格眼紅。

TikTok 已經在美國擁有了超過 1 億用戶,對 Facebook 社交媒體老大的地位產生了實質性的威脅。據數據調研機構 Sensor Tower 提供的數據,2020 第一季度,TikTok App 下載量第一。對比來看,截止六月底,Facebook 在美國和加拿大地區的月活用戶數為 2.56 億。

按照小扎一貫的手法,他肯定不是沒想過將 TikTok「吞掉」,只不過要將 TikTok 這樣發展如日中天的競爭對手收入囊中,勢必會招致反壟斷機構的「騷擾」,所以從現實角度考慮,他采取了「背后搗亂」的方式,妄圖通過游說折損 TikTok 一些元氣。

「過去兩年里,TikTok 在西方市場已經無人能及」商業智庫團體 GroupM 全球主席 Brian Wiser 評論道,「扎克伯格很聰明,他想借助政府的力量來抑制這些新生力量。」 

Instagram 嘗試在應用內增加了類似 TikTok 的短視頻功能,但效果并不如預期 | Instagram

與此同時,Facebook 也在嘗試從產品端進行圍攻,舍棄掉奄奄一息的 Lasso 后,迅速在 Instagram 上推出了類似 TikTok 的功能——Reels。甚至想通過獎勵的方式,試圖把 TikTok 上的創作者們吸引過來,但前提是必須提供獨家的視頻內容。

但不管是 Lasso 還是 Reels,外界的評論都是「蹩腳的抄襲」,「只學到了皮沒有瓤」……只單純復制功能而沒有適合用戶生長的文化土壤,顯然不大可能迅速復制 TikTok 的成功。

扎克伯格是一步步看著 TikTok 走到今天的。

2017 年,TikTok 的前身,美國初創公司 Musical.ly 開始在美國青少年群體走火,Facebook 考慮過將其收入囊中。但最終字節跳動搶先一步,隨后將其更名為 TikTok。而錯失了這樣商業機會的扎克伯格,心里肯定是耿耿于懷。

去年十月,在華盛頓喬治城大學發表的演講中,扎克伯格將 TikTok 描述成「和美國價值觀有沖突的一家公司。」他還公開批評了中國互聯網公司對內容進行審查,再次點名 TikTok,提出了「即便在美國,這種互聯網公司是我們想要的嗎?」這樣的疑問。

幾天后,據全國廣播公司報道,扎克伯格和特朗普在白宮的私人晚宴上重申了自己的擔憂,同時出席這的還有特朗普的女婿 Jared Kushner(2017 年被特朗普任命為白宮高級顧問)以及 Facebook 董事會成員 Peter Thiel(特朗普的支持者)。

有消息稱,扎克伯格的團隊同時也在和美國國會內對華的鷹派成員保持著緊密聯系。他抱怨道,為什么 TikTok 能在美國市場運營,而包括 Facebook 在內的很多美國公司卻無法染指中國市場。

去年 11 月,共和黨議員 Josh Hawley 在一次聽證會上(9 月的時候這位議員已經提前和扎克伯格見過面)表示,TikTok 對美國兒童的隱私產生了威脅。「對 Facebook 而言,它恐懼的可能是丟掉社交媒體的市場份額。但對其他人來說,我們擔心的是其他事情。」

Hawley 的發言人 Kelli Ford 隨后表示,議員對 TikTok 的擔憂早于其和扎克伯格會面前。在她看來,Facebook 最近的游說行為,到處鼓吹「中國公司威脅論」的動作可以看做是其提升公司行業地位認知的公關策略。

如今 TikTok 的命運仍懸而未決。

隨著特朗普政治禁令生效日期的逼近,目前除了微軟,還有包括 Twitter、甲骨文、谷歌在內的其他公司表示參與到了對 TikTok 的競購隊伍中。假設最終某家公司如愿得到了 TikTok,那么它會立刻成為 Facebook 在美國最有實力和分量的競爭對手。

到時候,小扎又將使出怎樣的狠招來對付自己的同胞公司,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所謂包裹在「愛國主義」下的慷慨之詞,恐怕只不過是他作為商人,為自己逐利的目標打的一個幌子罷了。


題圖來源:人民視覺

責任編輯:靖宇

本文首發于極客公園,轉載請聯系極客君微信geekparker 或 [email protected]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炸金花来牌的顺口溜 江西11选五中奖说明 股票融资工具ˉ杨方配资开户 安徽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炒股软件十大排名 哪个彩票平台有青海快三 12浙江十二走势图 河北11选5施胆中奖规则 七星彩论坛特区 理财图片素材 体彩今日开奖直播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控 浙江20选5怎样算中奖 广西快乐十分投注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 江西十一选五怎么玩 上海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